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观点 > 文献分享 >

阿尔兹海默症的分子检测

日期:2019-08-19 / 人气:

阿尔兹海默症(AD)是一种常见于老年人的神经退行性疾病,其主要病理变化是淀粉样蛋白斑和神经纤维缠结,主要临床症状为进行性认知障碍和记忆功能减退。

 

AD病程是不可逆的过程,发病率与年龄高度相关,死亡率较高,目前为止没有有效的治疗药物和手段。AD治疗关键是早期诊断,在疾病的早期对AD进行干预和延缓。目前尚未有一种足够准确的方法可以预测AD并早期诊断。

 

现阶段的主要诊断方法包括:

1、神经心理学测试,认知损伤测评;

2、脑部核磁共振(MRI);

3、β-淀粉样蛋白PET扫描,以及Tau蛋白PET扫描;

4、脑脊液(CSF)标志物,如β-淀粉样蛋白,Tau蛋白检测等。

 

阿兹海默症可通过相应的生物标记物诊断,但MRI价格昂贵,脑脊液的提取有风险。相对PET扫描和脑脊液检测,血液生物标记物的检测最为方便,对患者伤害最小,但暂时AD还没有针对血液检测的生物标志物,着也是目前研发的热点之一。

 

本篇文献是关于AD血液生物标志物的,我们可以发现过往文献中Aβ短肽在血液和脑脊液含量相关性结果差异大,因此血液中的Aβ短肽含量与AD关系备受争议。本篇文献通过试验发现:Aβ1-42在两组样本中均没有表现出显著性,但是APP669-711/Aβ1-42与Aβ1-40/Aβ1-42这两个比值、及两个比值的组合均在两组样本中表现出显著性差异。我们将该血液标志物和CSF、PET检测进行比较,均有良好的相关性,提示血液中的APP669–711/Aβ1–42/Aβ1–40三种多肽含量相互之间的关系未来可以用于AD的检测。

阿尔兹海默症是最大的未被满足的医疗市场之一。根据联合市场研究所(AlliedMarketResearch)在2018年给出的预测,2017年全球阿尔兹海默症以及帕金森症标志物市场约为39.5亿美元,而到2025年,这一市场将达到85.7亿美元。


 

参考资料

1. Lashley T, Schott JM, Weston P, Murray CE, Wellington H, Keshavan A, Foti SC, Foiani M, Toombs J, Rohrer JD, Heslegrave A. Molecular biomarkers of Alzheimer's disease: progress and prospects. Disease models & mechanisms. 2018 May 1;11(5):dmm031781.

2. Nakamura A, Kaneko N, Villemagne VL, Kato T, Doecke J, Doré V, Fowler C, Li QX, Martins R, Rowe C, Tomita T. High performance plasma amyloid-β biomarkers for Alzheimer’s disease. Nature. 2018 Feb;554(7691):249.